移民早报:发达国家招工难,全球开始“抢人大战”,澳洲动作太慢

去海外网 发布于:2021-10-22

“澳大利亚需要新增200万移民!”

上任不到一个月,新州州长多米尼克·佩罗特(Dominic Perrottet)“大动作”频频。上周,他提出,完全接种两针疫苗的人返澳可以免去各种隔离,还暗示正在认真考虑州官员向其提交的一项关于移民的建议。

据悉,州长在接任时,就收到的一份由新州政府官员起草、高度机密且政治敏感的报告,其中就建议:澳大利亚需要像二战后那样,“爆发性”地进行移民计划,在五年内新增200万移民,以便复苏经济,解决日益恶化的劳动力短缺问题。

看起来,Perrottet对这项建议的接受程度很高,他上周说:“如果我们不抓住这个机会,我们就得不到需要的工程师和会计师……那些技术移民就会去其他国家。”

只是,过去五年内,澳大利亚净新增移民约89万人,人口总增长约159万人。如果未来五年要增加200万人,等于增速要翻倍,真可谓是“雄心壮志”。

而这个有些过于激进的建议背后,是澳大利亚人口面临的严峻局势:由于疫情后的国境封锁,以及较为保守的移民政策等因素影响,澳大利亚在疫情期间的移民数量出现断崖式的下降。不过,这真的只是一份建议书而已,更不具备法律效力,具体移民政策的调整,还有赖于联邦政府的通盘考虑。

联邦财长乔什·弗莱登伯格 (Josh Frydenberg)本周二(10月19日)回应了公众对于人口增长停滞的关切,他表示,正在考虑改变移民人数和构成。

澳大利亚作为一个移民国家,出现了移民的净流出,会直接导致人口增长失速。事实上,根据统计局数据,2020年澳大利亚人口增速仅为0.5%,远远低于往年1.6-1.8%的平均水平。

这对于宏观经济的增长肯定不是好消息。


从低端到高端,都缺人!

自疫情以来,澳大利亚人口增长的盛况早已不复。

自2020年第二季度开始,澳大利亚海外净移民人口就在持续减少。2020-2021财年,净海外人口共减少了96600多人——这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,澳大利亚最大规模的人口外流。而此前一年的净海外人口是增长33.5万人,因此等于造成了43万左右的人口增长缺口。

原本,澳大利亚长久都存在一定程度的人才短缺问题。根据统计,自2013年以来,全澳的岗位空缺数就连年攀升。

技术移民一直是澳大利亚获取人才的主要方式。自2015年以来,移民对就业的贡献就已经超过本地人,成为刺激就业增长的主要驱动因素。

然而,疫情开始后,随着澳洲的净新增移民降至负数,“招工难”的问题雪上加霜。

统计局数据显示,从2013年开始,澳洲的总职位空缺数量维持在16万左右。疫情爆发初期,因为工作岗位减少,曾经下跌至12.9万。但随着去年年底经济复苏,复工开始,空缺数量一度高达37万左右。

澳大利亚经济发展委员会( CEDA )的研究还发现,在整个收入分配中,劳动力短缺呈“双峰”模式,即在低端和高端市场均存在大量需求无法满足。

一方面,由于边境关闭,大量临时签证(如旅游工作签证)无法入境,导致农业、建筑业都缺少足够的人力。

如疫情后政府增加巨量支出进行基础设施建设,但是人才缺口可能使得各类工程都会延期。澳大利亚基建协会(Infrastructure Australia)预计2023年,技术工种方面将会1/3的职位空缺,等同10.5万个职位。

另一方面,随着客户需求反弹、专业服务、软件工程和咨询等行业的高薪、高技能岗位空缺日益严重。这一问题势必将影响到整个行业的发展。

一家总部位于悉尼、从事无人驾驶汽车光探测和测距系统的生产公司Baraja,今年早些时候筹集了4000万澳元用于扩展业务。但招聘成为该公司前进的阻碍。公司首席技术官表示,由于现在澳大利亚科技公司越来越多,大家都在招软件工程师,他们迟迟都未招到业务拓展所需足够的人员。

同样面临人才问题的还有会计、咨询行业。根据《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(AFR)》统计,截至上周,四大会计事务所分别在领英(LinkedIn)上平均发布了771个招聘广告。其中,毕马威发布的招人广告数最多,为1037条。安永最少,也多达646条。

超过四分之三的澳大利亚最大的会计师事务所都表示,他们在招聘和留住员工方面遇到困难,合格的审计师在全澳范围内都特别短缺。

连一些猎头公司都惊叹:这是他们见过最紧张的就业市场。


人口增长乏力,不仅因为疫情

除了因为疫情期间出现的移民减少以及外来劳动力减少的原因,还有其他几个因素共同导致了澳大利亚劳动力短缺问题。

首先,婴儿潮一代(1946-64年出生的人)正在逐步进入退休期。

墨尔本大学在2018年的研究就发现,在2017年至2024年期间,婴儿潮一代退休将导致全澳近230 万个工作岗位产生替代需求,而澳洲没有足够的年轻人可以满足这一需求,这意味着澳洲需要更多移民取代这些人。

此外,留学行业的衰退也让澳大利亚无法获得足够的年轻人才。

据一份名为“澳大利亚2019-2020移民趋势”的官方文件指出,在过去10年间,赴澳留学生是澳洲技术移民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。

受澳洲边境政策的影响,在过去两年中,澳洲留学产业的全球市场份额从 16.8% 快速下降到 11.6%。澳大利亚签证和学生服务中心从越南、泰国和缅甸招收的国际学生,与新冠疫情前的水平相比,新生数量下降了60%。

与此同时,近年来,澳大利亚的科技企业发展迅速,对有大学及以上学历的高技能劳动力需求不断上升,因而留学行业的持续低迷也导致高技能劳动力的缺口不断增大。


移民不来,经济“流血”

长久以来,有一些澳大利亚人一直纠结于,移民到底给澳大利亚带来了什么?

但各类数据都证明,移民是这个国家经济活动的重要驱动力。

德勤近期就表示,与暂时的封城措施相比,边境关闭到导致的人口问题,可能会对经济构成更大威胁。由于近两年“人口几乎不再增长”,据预测,到2025年澳大利亚人口将比疫情前的预期少90万人。这一缺口将削减约35万套住房和公寓需求。换句话说,当前澳大利亚房地产市场的火热,并没有足够的人口来维持其长期稳定增长的势头。

国际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的惠誉更是表示,澳大利亚过去四年的经济增长是由移民推动的,但移民的减少意味着将要付出重大的经济代价。该机构认为,到 2026 年,由于移民人数下降,当地经济规模减少2%,即超过400亿澳元,并且增加潜在的工资和通胀压力,可能导致澳联储在 2024 年之前就进行加息。

另外,对移民最多的质疑是,因为移民过多,造成了当地工资增长缓慢。

可如果仔细对比数据就会发现,移民人口的增加和劳工市场健康的薪资水平是有一定正面的关联度。在过去的10年里,当移民人口为净增加时,每年工资增长都能跑赢通货膨胀率。


当疫情后移民人口为出现负增长,这种就出现改变。数据显示,7月消费者价格指数(CPI)增长达到3.8%,年初为1%左右。7月的工资增长仅1.7%,未能超过通货膨胀。

澳大利亚经济发展委员会今年上半年和2019 年发布的报告也指出,之前几年的移民潮并没有减少澳大利亚本地人的工资或工作。


全球“抢人大战”,澳洲已落于人后

而在澳大利亚面临严峻人才短缺问题的同时,澳大利亚的移民政策并没有太多改善。

经济发展委员会就指出,经过疫情,澳大利亚“能不能成功吸引所需的移民”是个大问题。

相较澳大利亚在疫情期间保守的移民和边境政策,其他国家早已在筹备国际人才的“争夺之战”:

  • 2021年4月,美国总统拜登就宣布解除此前特朗普签下的H-1B工作签证禁令,允许H-1B家属获得工作,并积极推动外国毕业生的移民进程;
  • 加拿大也在近期推出创业签证计划,此优惠政策旨在吸引科技初创公司搬迁至该国;
  • 新西兰更是在9月30日宣布,一次性为多达16.5万的临时工作签证持有人提供新的居留签证;
  • 连移民政策一直极为保守的日本,也在疫情中不断放宽对于移民的限制,加大对于国际人才的补贴,对临近地区人才有较大吸引力。

但澳大利亚莫里森政府迟迟没有下定决心增加技术移民。2021-2022年,澳大利亚移民配额上限仍为16万,独立技术配额以及偏远地区配额较上年均被削减了超过50%,这显然是与目前劳动力市场的需求背道而驰。

当然,政府也不是完全没有行动。去年9月增加了优先移民技术职业清单(PMSOL)上的工作;今年9月,移民局颁布了新的农业签证,以缓解农林渔业的劳动力匮乏问题。

只是这些政策可谓“杯水车薪”,对于解决澳大利亚现阶段严重的人才短缺并没有实质性帮助。

澳大利亚长久以来是真正的“地广人稀”,虽然自然资源丰富,但人口数量一直限制了整个国家的发展。

目前全球经济的增长点主要在高科技高附加值产业,而这些产业的发展,核心资源就是人才。

澳大利亚本质就是一个移民国家,如果政府持续现在这样偏于保守的移民政策,将在国际人才竞争中失去优势,会扼杀国家的经济潜力。倘若未来政府能及时出台更为积极的移民政策,不仅会填补当地人才缺口,也会有利于社会的经济发展。让澳大利亚在全球人才角逐中,扳回一城。

本网声明:本站作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免费电话